專訪網秦董事長史文勇:林宇遭綁架和我無關 他是恩將仇報

雷帝網 雷建平 9月11日報道

同學反目的故事正在網秦上演。

昨日,網秦創始人林宇公開指責凌動智行CEO(網秦董事長)史文勇曾非法拘禁自己,導致很長時間,其每天戴著接近20多公斤手銬,度日如年。

林宇還宣布,免除史文勇網秦董事長,董事,COO等所有職務,由林宇的妻子郭凌云擔任董事長。免除許澤民董事,CEO職務,由林宇自己接任CEO,并擔任聯席董事長。

網秦董事長史文勇今日接受雷帝網專訪時則澄清,林宇遭綁架一事和自己沒有關系,自己還在正常履行職責,并不是林宇所說的潛逃海外?!暗竭@一刻為止,朝陽警方根本沒找過我?!?/p>

“如果像他說的我是第一嫌疑人,哪里還能把這些信息到處傳播,我到海外出差很正常,是忙一些投資業務的事情?!笔肺挠抡J為,林宇就是要拿這件事來制造恐慌和吸引眼球。

史文勇說,林宇在2015年底時啟動了新公司,是做互聯網游艇服務的概念天心科技,那個時候,其官方介紹是網秦前董事長、前CEO,外界對林宇離開網秦這件事情沒有爭議。

真正導致林宇和網秦新管理層產生沖突的是,2016年5月份,網秦和王子新材的交易,當時網秦旗下的飛流估值達到50億。林宇找過來,要求從這筆交易中分得利益。

那個時候,林宇的互聯網游艇項目也遭遇了危機,甚至連員工的工資都發不出。林宇的家人找到史文勇,希望史文勇能夠幫忙,史文勇則以個人名義借給了林宇500萬。

史文勇稱,給了這筆錢后,林宇答應不再找網秦的麻煩,但后續還是繼續找公司要錢,對史文勇的要價降至2億,但要求網秦再給4億,一共要1億美元。

“鬧著鬧著,他突然就消失了,消失的原因我不知道,但他后續現身后,繼續鬧,很極端的方式?!笔肺挠抡J為,林宇最大動機是經濟利益。

稱林宇是在恩將仇報

早前,林宇在互聯網行業比較高調,參加各種活動,喜歡帶一個安全帽。但自2014年以來,林宇就陷入了一些風波,在央視前主持人芮成鋼事件中還曾被協助調查過幾個月時間。

林宇出來后稱表示要休息一段時間。這是時隔近2年后,林宇再度公開發聲。

但林宇對雷帝網說,曾經有13個月度日如年,生不如死,其中,有9個多月是每天戴著接近20多公斤的手銬,7×24小時,睡覺也是,活動區只有2米,還被拳打腳踢。

“這十幾個月,我體重減少三分之一,這還是恢復了一段時間,你就知道當時的境遇了?!?/p>

按照林宇的說法,其將矛盾指向史文勇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史文勇曾答應2016年底將公司歸還給林宇,但就在歸還前夕,自己被綁架,直到2017年底才被北京警方幸運的解救。

專訪網秦董事長史文勇:林宇遭綁架和我無關 他是恩將仇報

“2016年的11月10號晚上,我在回家的途中就快到小區。突然有五六個人從我身后,把我頭一蒙就抬上車,幾秒鐘就帶走了?!绷钟钫f,這完全是專業做法,自己根本來不及反應。

史文勇則認為,林宇自己犯了很多的錯誤,不去接受這個安排?!盎蛘哒f他被別人懲罰了之后,他把所有的矛頭指向我,這在我看來完全是恩將仇報的事?!?/p>

史文勇從林宇手中接手網秦的時候,并不是一個非常好的時機。當時,網秦剛剛遭遇做空機構渾水做空,CFO、CEO離職,Form 20-F文件嚴重推遲,創始人林宇還失聯了近半年。

史文勇說,“如果當時不是我們幫助他,他就已經身敗名裂。我們扛了這么多雷,幫他解決了這么多問題后,他非但不感謝,還反咬一口,把所有責任、臟水潑到我身上,我很詫異?!?/p>

當年,史文勇接受雷帝網創始人雷建平采訪時說,林宇依然在國內,也不是故意顯得低調,只是因為其他一些原因,及尊重林宇家人的決定,公司層面不方便公布。

“作為一個組織來講,我倆一起共事了20年,什么事都在一起,如果林宇博士有事,我能一點事情都沒有嗎。你可向我的同事求證,是否見過公安、紀檢來過公司翻過什么東西?”

反駁林宇有54%公司投票權

不過,時隔多年后,網秦很多事已經發生很大改變,包括林宇堅持自己還持有網秦54%的投票權,也已經不復存在。

史文勇對雷帝網表示,一則是網秦新引入戰略投資方,發放的是B類股,曾經的最大股東RPL投票權已被稀釋,另一方面是,RPL投票權是三個創始人共同所有,不是林宇個人的。

“而且,林宇已將股權轉給了他太太郭凌云,林宇既不是股東,不是董事,也不是管理層,只是他不認?!笔肺挠抡f,林宇是開了一個無效的董事會。

就在今天,林宇對史文勇喊話:我回來了,你卻走了,史文勇。我現正在網秦辦公室,擔任聯席董事長和CEO,你在哪呢?

專訪網秦董事長史文勇:林宇遭綁架和我無關 他是恩將仇報

“雖然你已被董事會和公司免職,我還是希望你回國,回北京,回網秦辦公室,當面對質?真假不就明白了嗎?”

史文勇對雷帝網表示,自己打電話給網秦內部求證,林宇并不是在辦公室,而是想糾結一些人進辦公室。

“昨天他也是拉了一批人進公司,警察來了說了他好幾次,他才被勸走的,沒想到他今天又來了?!?/p>

史文勇說,正常履職需要拉橫幅嗎。林宇顯得云淡風輕,但那是裝的。

當前,網秦兩個創始人之間的糾紛也已影響到網秦內部人員,這種局面下,到底應該聽誰的。

雷帝網獲悉,當前網秦內部已發布內部郵件,稱公司遭遇到有組織的謊言、謠言和張貼非法宣傳口號,暴力侵占辦公場所等非法行為,致公司經營受影響。

網秦內部還說,公司目前運轉正常,希望員工不要被謠言蠱惑,要堅持崗位,各部門相關業務繼續有序開展。

以下是專訪凌動智行董事長史文勇實錄:

雷建平:網秦創始人林宇矛盾直接指向您,說您綁架他,具體是怎么回事?

史文勇:我只能說林博有些做法比較極端。他(遭綁架)這件事,我在微博和朋友圈已經聲明了,和我沒有任何關系,他非往我身上靠。

我覺得有幾點先分享一下:

第一,他自身是2017年底就被解救了,為什么到8月3號才立的案?因為林宇在2、3月份就發郵件給公司在折騰這個事。

我們是上市公司,也出了一個內部調查,當時就是因為針對林宇不斷的指控公司做這種事情,我們才做的調查,這個調查從2016年開始就在做了。調查的內容公告上都有。

但在這個過程中,他就一直自稱是被綁架,說北京警方把他2017年底營救了,就一直在暗示跟公司有關、跟我有關,但是,一直到8月份才立的案。

我不知道您對公安的流程有多熟悉?通常如果有這樣一件事,不可能擱了8個月才立案,這個是很蹊蹺的。而且據我所知他這個立案過程還非常曲折。

有機會你可以采訪朝陽警方的人,他到底怎么立的案,總之,不是很容易的事情。

在境外出差是很正常的事

雷建平:這里存在一個問題,林總說您一直在海外,不敢回來?

史文勇:我現在是在海外出差,我在香港談投資,我們去年把飛流秀色的業務分拆出來之后一直試圖在香港上市。

中間林宇不斷的發了很多亂七八糟的郵件給很多投資人,我們需要去澄清,去溝通,包括跟我們的交易伙伴要聊。我覺得我在境外出差是很正常的事。

我在聲明里也說了我在正常履職的階段,并不是像他說的潛逃,為什么逃???而且我很明確的跟他講,到這一刻為止,朝陽警方根本沒找過我。

如果像他說的我是第一嫌疑人,怎么可能?如果我是嫌疑人,他還這么公開的把信息到處傳播,哪有這么做事情的?他費了半天勁才把案立起來的。

我覺得他就是拿這個事情來制造恐慌和吸引眼球,我只能得出這個結論了。

史文勇:林宇被綁架和我無關

雷建平:到底是誰把林總關了這么久?

史文勇:我不知道,這個得問他自己。我很明確地講,第一,肯定和我沒關系。

第二,他講的這些細節到底是官方的還是非官方的,是他2014年發生的事還是2016年發生的事,不知道,沒有任何可以證明的東西。我不知道他跟你講的哪件事是跟我有關的。

雷建平:林總說他瘦了三分之一,遭遇到非人折磨,照片也流出出來,您怎么看?

史文勇:照片也好,他說自己很瘦也好,這些事情能證明什么?包括他之前這些照片和資料也發給公司過,也很難采信。

還有一個細節,4月份的時候,我們曾經聘請過專門的刑事調查律師,和林宇自己的律師做過訪談,人家很明確地說這個事跟公司無關,說沒有任何指控公司的意思。

隔了幾個月他自己又跳出來說這個事跟公司有關,或者跟我有關,這個事你攔不住。

林宇是在恩將仇報

雷建平:你們本身是高中同學,又彼此相處了這么久,怎么會有這么大的信任的裂痕?

史文勇:這是個好問題。其實在內部很多人都知道,根本不是像林博說的那個版本,但實際的版本除了和前央視記者芮成鋼有關外,還涉及到他的家庭原因。

包括他之所以把所有的股份都轉給郭凌云,這些事你要去問他自己,為什么發生這樣的事?

我只能很遺憾地說,他自己犯了很多的錯誤,不去接受這個安排,或者說他被別人懲罰了之后,他把所有的矛頭指向我,這在我看來完全是恩將仇報的事。

你如果還有印象的話,2016年他出事的時候,我也接受過您當時代表騰訊科技的專訪,我頂著那么大的壓力扛著說他沒事,包括其他人問我們,我們咬著牙說他是健康的原因。

你覺得那個時候是害他嗎?那不是為了保護他嗎?現在到這一點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他辭職的原因芮成鋼事件只是一部分的原因,還有比芮成鋼對他來講更糟糕的事情。

如果當時不是我們幫助他,他就已經身敗名裂了。我們扛了這么多雷,幫他解決了這么多問題后,他非但不感謝,反過來反咬一口,把所有的責任、臟水潑到我身上,我真的是很詫異。

如果談到利益,很簡單,網秦干了這么多年,我沒動過IPO里一股的安排,沒給自己發過一股。我作為一個創始人,到今天沒賣過任何股份,也沒有因為任何理由給自己增發過一股。

至于飛流、秀色這件事,第一,林博很清楚發生了什么,第二,他明明白白是在撒謊。首先飛流是網秦全資收購的,2012年的事。

最早我們計劃可能要到海外分拆,所以當時搭了一個VIE結構,他是78%,我是22%,跟當時網秦的VIE結構是類似的。

公司在2015年決定要回歸A股,和清華控股合作的時候,才決定要拆紅籌,拆VIE結構。所以,當時是把林宇這78%的股份轉回給網秦天下,不是我,不存在我奪他78股份這一說。

第二,他這78股份本來就是替網秦上市公司代持的,并不是林宇的個人權益。

他夫人郭凌云當時在公司任高管,是由他的夫人經辦的,所有的事都是他夫人把東西簽回來的,到今天他反咬一口不認了,你知道他簽了多少次不認嗎?一堆呢,這只是很小的一件事。

第三,我現在持有飛流也好、秀色的股份也好,因為我和同方基金有交易、有合作,同時,我作為同方基金的參與方,國內資本規則是要有人兜底,有人承諾業績,有一堆事的。

同樣的我們在境外搭結構,我是作為同方基金的代表,是替同方基金持有的79點幾和秀色的65,這不是我個人的。

他這么了解資本市場,怎么可能信口雌黃的說是我拿走了公司那么大利益?簡單來說,等于說我去融資,花了很高代價,把這個錢融來,作為對價付給網秦的,而不是揣我自己兜里了。

如果這個交易做不好,將來不能徹底資本化了,其實我是有巨大的財務負擔的。并不像林宇講的我把錢洗走了,哪來的錢???所以說明顯的看看都知道他說的是不靠譜的事。

林宇是開了一個無效的董事會

雷建平:林總昨天已經帶了一批人跑到公司里去,還開了一個董事會?

史文勇:這是我要跟你解釋的第三點。

第一,他說的所謂董事會,包括他發的新聞,我們公司共有11個董事,他只通知了5個董事,到場的可能只有2個,他自己就把董事會給開了。公司整個是不知情的。

第二,他捅出這個所謂的公告,里面很多同事都是被任命的,不知道發生什么了,我們好幾個管理層互相都傻眼了,你見過哪個公司這么開會的?

所以這個董事會肯定是個無效的而且是非法的董事會,而且他典型在誤導公眾,還把它作為一個公眾信息發出來了,等于自己閑著沒事在家開了一個會,就帶著一幫人沖到公司來了。

我們畢竟是美國上市公司,如果是一個有效的董事會,我們任何結論肯定是要公告的。

就像我們的公告,第一個宣布調查結果,第二,有的董事調查了,第三,公司任命了一個聯席董事長,本來是一個很大的利好的事,被他攪和了。

另外,林宇帶著一幫人,據說有四五十個穿黑西服的所謂安保人員沖到公司,堵著門,不讓正常的管理層進公司,你覺得這叫保護嗎?

把一堆原來離職的員工拉回來,給董事,給副總,給各種title,沒有一個人知道發生什么事了。我們今天的員工都提前回家了。您覺得這是一個合理的狀態嗎?

而且,跑到公司拉橫幅,號稱創始人回歸。如果是正常的行為,有必要這么做嗎?所以,最后我們報警了,經過警方幾次的溝通之后,他才帶著人走了。

網秦發不了年報最大原因是因林宇

雷建平:現在已經鬧成這個樣子,您和林總的關系也很難協調,怎么解決這個問題?

史文勇:第一,我們看來,林博現在講的這些故事,或者是他做的這些事已經是不可理喻了,因為真的是太極端了,已經是嚴重的超出了底線。

第二,他講的這些媒體的故事在我們眼里經不起推敲和辯駁,而且他有很多的事是我們為愛惜林博的個人名譽不愿意講,不是說我們沒版本,真相就擺在那,我和我的調查律師都講過。

包括我們在調查過程中有些信息沒有全部披露出來,有些可能涉及到他家里的事,個人隱私,都很善意地替他保護起來了,但是林博他自己不在乎。

包括你說他保護公司嗎?網秦今天發不了年報最主要的原因和責任就在他,因為他不停地威脅公司,制造各種各樣的指控,我們不得不去應對。

我們花了這么多的月,花了無數個月的律師費解決這個問題。要出公告,因為他太太在董事會上,他提前知道了,他就跑到公司來鬧,發惡意的假新聞,開假董事會,帶一堆安保人員來鬧事,您覺得這是叫創始人回歸嗎?

做企業,我愿意踏踏實實做事,我們不愿意高調的在聚光燈下講太多東西,因為我們的原則就是低調做事。

所以我印象很深刻,當時我接手網秦的時候真的是頂著巨大的壓力。那時候林博又不見了,大家紛紛揚揚的傳言,我是被迫才出來接受采訪的。

真不巧的是4年以后又被迫再采訪一把,而且在我看來這個局面比那個時候更荒唐。因為當時那時候是有很多的壓力或者是很多的困難的,而現在這件事真的是狗血基因太多了。

而且如果你有興趣,我將來可以找時間把當年到底發生了什么很細致的跟您講,但是,即使到這一刻,我們都保持著最大的善意和克制,而不是像林宇講的他好像是很超脫的樣子。

我們真的是啼笑皆非,他居然能說這種話。我確實是在出差。

第二,他把幾件毫無相干的事全攪到一塊說。包括他去朝陽弄那個案子,費了很大的勁才立的案。你想正常有一個人報個案,報了半年才報上,還不趕緊好好查出來再說。

哪有一個人拿著立案通知書到處去炫耀的。既然這么明確的說馬上能抓人了,為什么不把人抓完再說呢?你想過這個道理嗎?把嫌疑人到處抖出來,難道不影響警方辦案嗎。

林宇不愿為自己做的事情買單

雷建平:我還是挺難以理解的,為什么林總對您的意見這么大?

史文勇:怎么說呢?第一,林宇不愿意為他自己過去做的事情買單和認賬,最后把矛頭指向一個當年幫了他最多的人。

即使到今天為止,我都在善意地保護林宇,我不愿意說他任何壞話,也不愿意說影響他的事,但是,他在不停的捅,他還老活在那個幻覺里,以為他自己是被害的。

就是陰謀論,或者是迫害妄想癥,虛構了很多很多的事實,但是真正的問題他從來沒有想著去解決,而且這件事跟公司沒關系,那是他個人或者是家庭的問題。

雷建平:您有什么需要特別強調的嗎?

史文勇:如果林宇還是這么瘋狂的捅,我們也只能選擇還原所謂真正的真相,把當年發生的都講出來,其實我們不愿意把一些事情講出來,他就發郵件,各種騷擾郵件和虛構各種事實。

比如說他前兩天跟我的投資人說史文勇已經被國際刑警通緝了,后來我們投資人就瘋了,你說什么呢,你懂不懂什么叫法務?

細節我們手里有,不是說我們不懂或者不知道該怎么做,只是大家不愿意把所謂的很多個人的關系全放在公開媒體上來討論,我覺得這可能對很多人會有傷害。

林宇已沒有超過50%的投票權

雷建平:林總說,他還擁有公司超過50%的投票權,可以任免公司董事會成員?

史文勇:他這個說法是錯的。我們7月份引進了新投資人,發的是ClassB,我們在調查的時候特別明確的講這個交易對我們來講是合法的交易,經過公司律師和交易所確認過的。

現在網秦或者是凌動的第一大股東其實是新投資人,大概占40%幾的投票權,RPL如果只看投票權的話應該在30%幾,所以林宇講他有54%這回事是不對的。

第二,即使在RPL內部,其實林宇沒有了,因為現在RPL的股東是他的太太郭凌云,郭凌云持有52%,剩下的是由我和周旭一起,我們三個是一致行動人,不是單方面行動的。

您可以追溯到2011年我們IPO的招股書到每年的年報都寫得很清楚,而且您細看我們三的股份是重復計算的,等于把RPL 上我們自己的期權,是這樣算的。

實際上它本來是一個大家聯合控制或者是一起來合作的模式,但是林現在對外單獨說他就是大股東,他其實到今天為止,法律上跟凌動或者是網秦沒有任何關系。

他不是股東,不是董事,也不是管理層,只是他不認,而且他當年離開的真實原因不是因為芮,而是他自己的問題,他現在也不認,他能創造性去解讀一些東西,我們就沒辦法評價了。

林宇斷章取義讓我們很為難

雷建平:有個問題,員工很難辦,因為你們兩個都是創始人,都是領導,員工不知道聽誰的?

史文勇:這是個問題,所以我說我們內部能做的工作也只能是按照公司的角度和立場,我們今天內部也發了告全體員工的信。

確實我有個很大的障礙,林宇可以沒有任何顧忌的,真的假的拼湊各種所謂的事實或者是他自己的故事,可以講得很生動,他也不需要經過事實的檢驗,但我們不可以這么做。

而我們還得去平衡要不要把人家家里的事或者是個人的事全拿出來說。

我可以很負責地告訴你,從林宇2015年1月份回來到2016年10月份,前前后后我跟他和他太太簽了5、6份協議,就是為了妥善地解決他倆之間的關系,以及他跟公司之間的關系。

當時我是作為一個被迫方,現在我合伙人變了,從他變成他太太了,在這個過程中,我當然很清楚一個十年的伙伴要換另外一個陌生人,有很多事要做。

我們配合他們兩口子做了很多的事情,這個時候人家說翻全翻了,不光是他不認,他太太也不認,當然也可能是他太太迫于他的壓力不認的。

這些事情我們手里都有,協議都在,因為不是上市公司需要披露的東西,所以我們也沒有想過把這個東西拿出來,畢竟是私下的約定,但顯然現在林宇什么都不顧忌,什么都敢往外捅。

他愿意斷章取義地往外捅很多東西,我們真的是很為難。

—————————————————

雷帝觸網由資深媒體人雷建平創辦,為頭條簽約作者,若轉載請寫明來源。

本文鏈接: http://www.4753731.live/a/2161.html (轉載請保留)

本文來源于網絡或投稿,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請核實內容準確性!本站編輯聯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大富豪棋牌99696 浦发银行股票 今天大盘上证指数 河北省快3开奖结果 海立通配资 好运彩彩票app下载 上证指数股吧股吧 山东十一选五最大遗漏排名 股票指数代表 重庆幸运农场app计划 山东11选5玩法介绍